首頁 > 政策發布 > 國內政策 > 正文

“四新”賦能西部陸海新通道大發展

發布時間:2019/09/25 09:00:25 來源:中國貿易報 返回>>

“西部陸海新通道并非是我們人為編造的題材,它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規律,當經濟發展到一定的階段,就會有新的題材被提出,而這個題材不是空穴來風。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的經濟發展策略有了很多新變化,例如供給側的改革、區域協同戰略、‘一帶一路’倡議都是新的提法。所以,在當前,有必要把很多新產業邏輯在西部地區做出集中的體現。”在近日舉辦的“一帶一路”西部陸海新通道沿線省區市貿易投資洽談會上,中國集裝箱行業協會副會長、交通運輸部多式聯運專家組成員李牧原對《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作解讀時說道。

今年7月,國務院批復了《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標志著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正式啟動,規劃明確指出,我國要建設連接“一帶”和“一路”的陸海聯動通道和西部地區參與國際經濟合作的陸海貿易通道。這為西部陸海新通道的總體構架、空間格局、產業縱深和創新模式做出了頂層設計,也為我國沿線各省區市參與新通道建設指明了方向。

在李牧原看來,西部陸海新通道具有重大意義。首先,要認識到西部陸海新通道是國家一系列區域發展政策在西部地區的集中體現。其次,西部陸海新通道是為西部地區量身定制的,西部地區特有的資源稟賦使其不可能復制東部地區發展的模式,所以它是為西部地區量身打造的開放戰略指南,而不是一個開發戰略,更不是一個簡單的開荒戰略。再次,西部陸海新通道是強化國際間區域合作的藍圖,尤其是在當前逆全球化潮流涌動的情況下,我國需要有新的國際合作區域空間。最后,西部陸海新通道是邊實施邊做頂層設計的,也就是說,其頂層設計的內涵一直伴隨著通道的建設發展。就如同不管是國家還是地方,都是在產業實踐剛剛興起時就有了總體規劃和頂層設計。

“西部陸海新通道顛覆了西部地區過去長期的發展慣性思維,‘新’是整個通道規劃當中最具靈魂的地方。因此,我們建設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時候一定要扣住時代脈搏,理解好這個‘新’字。”李牧原認為,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新”主要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一是打造新的增長極。過去西部的發展以中心城市為主,西部地區每個省區只有一個增長極,但一個省份沒有多個增長極,就很難形成經濟強省。所以,在西部陸海新通道中,第一個“新”,就是體現在西部陸海新通道不再是打造單一增長極,而是通過通道讓城市群聯動起來,對沿線各城市的資源進行整合,形成點軸的發展結構,各城市抱團發展,從而進行創新和突破,通過輻射效應,打造出多個增長極。

二是培育新動能。當前,西部地區低成本要素正在逐漸失去競爭優勢,而現在就要依靠提高效率來拉動經濟發展。眾所周知,一個地方的產業資本流動需要有三個要素,即年輕人口的比重、物流的效率和營商環境,這三個要素缺一不可。“現在,我們不希望西部的勞動者永遠是低收入,所以就要依靠物流要素,這個時候物流就走到前臺,這是一次產業動能的轉換。”

三是開拓新市場。當前,全球經濟面臨不確定性,以及中美貿易摩擦等因素,倒逼許多企業開拓多元化市場。“而東盟又成為資本來源最快的地方,所以企業需要打開中國和東盟的市場,而這個發展潛力從基礎設施的投入到農副產品的加工業,再到勞動密集型產業,還有好幾個值得深挖的空間。”

四是實現新融合。當前的新通道是交通、物流、貿易和產業相互融合的,也就是說,在這些點和軸上做交通、物流、產業、商貿融合的深度文章。在《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當中多次提到樞紐,因為樞紐是多式聯運的中心,而樞紐的同心圓是物流中心,其外圍便是商貿聚集區和產業聚集區,這將逐步形成互相促進發展的營商環境。

“在起草西部陸海新通道的總體規劃時,國家是把它和長三角一體化的規劃等國家區域發展戰略統一考慮的。所以,在這個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當中,有很多‘銜接’的字樣,這補足了西部發展戰略的空白。以點、軸、線、面構成的城市群就是未來的發展藍圖。”李牧原說,在這個發展過程中,某個地區獨立發展的時代已經成為過去,現在已經進入到了全國各地區協同、聯動發展的新時代。


足彩任选九场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