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政策資訊 > 貿易資訊 > 正文

應對經貿摩擦 中國貿促會取勝有道

發布時間:2019/09/29 11:00:29 來源:中國貿易報 返回>>

編者按:在貿易保護主義逐漸抬頭、全球化不斷受到沖擊的當下,正從貿易大國向貿易強國轉變的中國,成為全球貿易救濟調查的最大目標國。據統計,2018年,共有26個國家和地區對華啟動99起貿易救濟調查,同比增加24起,增幅為32%。其中,反傾銷56起,同比增加2起;反補貼26起,同比增加14起;保障措施17起,同比增加8起。在國外對華啟動的26起反補貼調查中,有20起同時伴隨反傾銷調查,占同期國外對華反傾銷調查總數的35.7%,同比增加8起。

面對這些貿易救濟案件,中國企業是全盤接受、忍氣吞聲,還是憤而反擊、據理力爭?不同的企業可選擇不同的態度。然而,有一部分案件或涉案金額較少、或涉及企業商業秘密、或行業組織分散,勝訴難度大,令不少涉案企業在決定是否應訴時望而卻步。面對嚴峻復雜的國際經貿摩擦形勢,中國貿促會為企業扛起了應訴大旗。貿促工作者配合政府,服務企業,扎實做好每一個案件的應對工作,最終在多個案件中取得了扎實可喜的成果。

在近期各國陸續對中國發起的貿易救濟案件中,有些案件涉案金額小,但應訴意義大;有些案件涉及企業商業秘密,組織應訴難度較大;有些案件是應訴中“難啃的硬骨頭”,企業自身應訴能力弱、信心不強,這些都容易形成應對工作的“真空區”。

“在‘政府不便為、行業不愿為、企業無力為’的領域,中國貿促會在近年來的實踐中逐漸摸索和形成了整鏈條、全覆蓋的經貿摩擦應對服務體系。”在日前舉辦的中國貿促會經貿摩擦應對近期部分勝訴案件總結會上,中國貿促會法律事務部副巡視員李薇介紹說,2019年以來,在中國貿促會牽頭應對的8起貿易救濟調查案件中,已有6起獲得比較好的結果,其中新西蘭鍍鋅板卷反補貼重審案、巴西軋輥反傾銷案、泰國密胺餐具反傾銷案和土耳其腈綸反傾銷與反補貼案取得完勝,澳大利亞硝酸銨反傾銷案以低稅率方式結案。

然而,具體個案的勝訴或降低稅率并不是中國貿促會的最終目標,他們最大的初心和使命是預防貿易救濟調查乃至商事爭端的產生。

主動擔當填補應對“真空區”

澳大利亞是中國重要的硝酸銨出口市場,其發起的對華硝酸銨反傾銷案,有些甚至關乎涉案中企的生死存亡。然而,由于涉及商業秘密、應訴成本高等原因,澳方立案調查后,竟沒有一家涉案中企出面應訴。這意味著一旦敗訴將使企業失去重要的澳大利亞市場。

面對這些復雜的應訴情況,中國貿促會為了國家的長遠利益挺身而出,組織涉案企業積極應訴。李薇說:“中國貿促會積極發揮亦官亦民的身份特色和專業優勢,主動擔當,與政府配合,代表相關行業積極開展應對特殊指向性意義的小金額經貿摩擦案件工作,填補了經貿摩擦應對的‘真空區’。”

還有另一個“真空區”是別人不敢啃的“硬骨頭”。

“貿促會承辦的‘雙反’案件,基本上都是硬骨頭。但是,在艱難任務中獲得好成果,能給企業帶來切實的紅利。”中國化纖協會秘書長付文靜對此感受頗深。

付文靜介紹說,去年,印度對華粘膠長絲反傾銷案歷經一次原審、兩次期終復審、兩次日落復審,在中國貿促會法律事務部幫助下取得完勝。

2018年4月20日,在被征收了13年反傾銷稅之后,印度工商部裁定:來自中國粘膠長絲產品不再繼續征收反傾銷稅。這是我國長絲產品打破印度設置貿易壁壘的徹底勝利。2017年,中企銷售到印度的長絲是1440噸,銷售額973萬美元,而2018年銷售量升至4757噸,銷售額達3205萬美元。

目光長遠沖破不公平規則藩籬

國外對華發起貿易救濟調查時,經常采用“替代國”“公共機構”“外部基準”等不公正做法。

單就“公共機構”來說,在國際貿易爭端的反補貼調查中,美國、歐盟、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家和地區都將國有商業銀行和國有原材料供應商認定為“公共機構”。且僅因為這一個因素,就可能在一場貿易糾紛中提高近30%的反補貼稅率。

中國貿促會一直不懈努力,希望能夠沖破這種不公平規則的藩籬。“可喜的是,在新西蘭對華鍍鋅板卷反補貼調查案中,我們經過2年多的努力,首次打破了中國國有商業銀行和國有原材料供應商被認定為‘公共機構’的藩籬。”中國貿促會法律事務部公平貿易處調研員楊敏告訴記者。

關于“替代國”做法,中國貿促會也做了一些嘗試。

2018年3月,巴西工貿服務部(現重組為巴西經濟部)宣布對中國產的鑄鐵或鋼制軋輥發起反傾銷調查。“這是中國入世議定書15a(ii)到期后巴西對中國發起的第一起反傾銷調查。”中國貿促會法律事務部工作人員蔣一瑋告訴《中國貿易報》記者,該案中的調查方法對于未來巴西調查機關如何計算中國產品的正常價值有著重要意義。

據蔣一瑋介紹,本次調查和之前案件的不同之處在于,立案公告中沒有指定替代國,而是按照申請人的建議,采取類似美國反傾銷案件中“生產要素法”。這種新的計算方法,必將使中國企業的答卷、應訴和抗辯都發生重大變化。

為此,中國貿促會和中國國際商會決定代表中國軋輥出口企業,以國際商會的名義登記應訴,聘請律師進行行業無損害抗辯。

“中方通過無損害抗辯和公關游說,獲得了不對中國產品采取反傾銷措施的結果,進一步遏制了巴西調查機關及巴西國內產業意圖通過新歧視性的調查方法發起一系列新案的企圖。”楊敏對此頗為感慨,她說,這也是未來的工作方向,我們應該更加重視對于規則有實質影響、具有普遍意義的案件;要考慮多種形式抗辯,既可以僅就規則,也可以專注于一個法律問題進行抗辯。

多管齊下引領行業站穩國際舞臺

由于多年從事對外貿易促進工作,中國貿促會在處理國際貿易糾紛中積累了豐富的實戰經驗和戰術對策。

2017年11月,泰國對中國三聚氰胺餐具發起反傾銷立案調查。收到立案通知后,中國貿促會第一時間與應訴企業建立聯系,詳細研究了泰國企業的申請書,并立即組織行業進行損害抗辯。

蔣一瑋告訴記者,“公證和認證工作是行業損害抗辯的重要環節,我們積極協調各方資源,申請了程序最快的公證和認證服務。”

由于中方抗辯材料準備充分,2019年4月17日,泰國發布終裁,認定涉案產品雖存在傾銷,但未對泰國國內產業造成實質性損害,終止了對華三聚氰胺餐具的反傾銷調查。

無獨有偶,2018年3月,土耳其對原產于中國的腈綸絲束發起反傾銷反補貼立案調查,也同樣是以撤回針對中國腈綸絲束的反傾銷反補貼調查申請并終止調查,不征收任何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圓滿收官。

據中國貿促會副處長周佳佳介紹,“本案唯一的申請方土耳其Aksa公司此前是世界最大的腈綸生產企業,近年來其產能和產量被中國吉林吉盟腈綸有限公司超過,其對中國企業的反傾銷補貼申請旨在通過‘雙反’方式重奪行業第一位置。”

在應訴過程中,中國貿促會與代理律師向中國化纖協會和主要涉案企業發送了無損害問卷清單,獲得了關鍵的腈綸貿易信息、產品信息和土耳其相關行業信息等,并幫助收集了近年土耳其申請方Aksa公司的年報、針對投資者的公告以及土耳其海關的進口統計數據,有力地支持了無損害抗辯意見的主張。

周佳佳告訴記者,“此次土耳其對中國同時提起了‘雙反’調查,雖然土耳其申請方撤訴了,但是無法排除申請方在后續再次提起‘雙反’調查申請的可能性,因此,我們仍在持續關注土耳其申請方在一年后的動向,以便及時應對。”

“今后,中國貿促會將在商務部的指導下,積極發揮自身特色和優勢,全力幫助行業企業應對經貿摩擦案件,維護我國行業企業合法權益。”李薇說。

未雨綢繆完善預防預警機制

“隨著我國對外貿易的不斷發展,摩擦和糾紛越來越多,解決難度也越來越大。如果我們不創新解決方法,放任案件繼續增加,案子將永遠打不完,我國企業也將持續處于被動狀態,就像一個人被繩索捆住,越掙扎越緊。”中國貿促會法律事務部副部長劉超此前在接受《中國貿易報》記者采訪時說。

為此,中國貿促會通過一年多的廣泛深入調研,提出了一個全新的概念——國際商事爭端預防。

“國際商事爭端之所以會產生,源于企業對東道國法律的不熟悉、不了解。要預防爭端,首先應該促進企業了解東道國的法律制度。”劉超說,為了進一步推進“一帶一路”倡議,中國貿促會依托貿促系統800多家分支機構,整合國內外法律專家資源,啟動了“一帶一路”國別法律研究項目工作,并發布了一系列相關報告,為企業提供有關外商投資、貿易、稅收、金融、土地、勞工等方面的實用法律信息,為區域內投資企業走出去保駕護航。

此外,中國貿促會于2016年啟動了雙邊商事法律合作委員會項目。截至2019年,已與12個國家成立了雙邊商事法律合作委員會。劉超介紹說:“雙邊商事法律合作委員會將通過中方法律資源和東道國法律資源的整合、對接,為企業提供24小時不間斷的貿易投資、知識產權等方面的咨詢。”

在此基礎上,中國貿促會還聚集各方資源,打造一站式、集成化、交互式的線上線下相結合的國際法律咨詢查詢系統,為行業企業、科研機構、政府部門、司法機關提供了一個強大的法律查明、咨詢平臺。

在今年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期間,作為成果之一,由中國貿促會籌建的國際爭端預防與解決中心正式宣布成立,將更好地為企業提供“事前預防、事中磋商、事后解決”的全鏈條商事法律服務。


足彩任选九场预测